<big id="ztxzf"></big>

    <address id="ztxzf"></address>

    <address id="ztxzf"></address>

      <address id="ztxzf"></address>

        <address id="ztxzf"><thead id="ztxzf"></thead></address>
        <big id="ztxzf"><progress id="ztxzf"></progress></big>

          <big id="ztxzf"></big>
          <address id="ztxzf"></address><address id="ztxzf"></address>

          出租人對已設抵押權的租賃物是否有優先受償權?——星辰所尹傳服律師文章讀后思考和辨析

          作者:肖凡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09-24

          融資租賃制度作為一種融資手段,因其兼具融物與融資的雙重屬性,在促進市場資金流動、提高資源配置效率上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融資租賃關系中,出租人為租賃物所有人,承租人為占有、使用、收益人。由于所有與占有的分離,承租人利用對租賃物的實際占有,通過變賣、轉移、抵押或以其他方式處置租賃物的情況時有發生。在統一動產物權登記公示平臺尚未形成的大背景下,這勢必為出租人帶來極大的交易風險,也使得交易第三人面臨較大的不確定性。

          為維護交易安全,預防動產租賃物之物權被承租人無權處分、被第三人善意取得,租賃公司(出租人)開創了授權承租人在租賃物上設立抵押權,將租賃物抵押登記于出租人的實踐,可以說,這是一項非常有特色的制度。這一做法也被《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法釋〔2014〕3號,以下稱“《融資租賃司法解釋》”)所認可。但出租人即為租賃物的所有權人,又可成為租賃物的抵押權人,二者出現權利沖突時,出租人是否有優先受償權即成為實踐中爭議的問題。

          關于出租人就該特定抵押物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司法實踐中也存在不同觀點,本人拜讀了本所尹傳服律師就上述問題發表的專業文章,受到不少啟發。尹律師認為,在售后回租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中,承租人違約情形下,出租人對已設定抵押權的租賃物享有優先受償權。對此,本人對前述觀點進行了思考和辨析,提出一些個人觀點,在此拋磚引玉,跟大家分享探討。

          一、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中租賃物的所有權人與抵押權人為同一人(所有權人與抵押權人競合)符合物權法及擔保法的規定,且為《融資租賃司法解釋》所認可。

          1、在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中,出租人授權承租人在己方所有之物上設立抵押權,屬于典型的依法律行為取得抵押權的方式。其成立只需符合物權法與擔保法的規定。

          按照《物權法》第179條的規定:為擔保債務的履行,債務人或者第三人不轉移財產的占有,將該財產抵押給債權人的,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抵押權的情形,債權人有權就該財產優先受償。前款規定的債務人或者第三人為抵押人,債權人為抵押權人。提供擔保的財產為抵押財產。該法條并未限定抵押人必須為所有人。而根據該條的釋義,“抵押權是債務人或者第三人以其所有的或者有權處分的特定的財產設定的物權”,可知,除自有財產外,債務人依法或依約獲取處分權的財產,也可以設定抵押。

          《擔保法司法解釋》第77條也規定:“同一財產向兩個以上債權人抵押的,順序在先的抵押權與該財產的所有權歸屬一人時,該財產的所有權人可以以其抵押權對抗順序在后的抵押權。”不僅肯定了競合的情況,而且支持了所有權人抵押權的優先性。

          《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第9條第2款規定,出租人可授權承租人將租賃物向己方設立抵押,并于登記機關依法辦理抵押權登記的,第三人無權依據《物權法》第106條對標的物主張善意取得。

          故,在符合抵押權設立的法定要件之前提下,應當承認其合法有效。

          二、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中,如出租人要求承租人支付全部租金,還能否就已設定抵押權的租賃物主張優先受償?

          1、在承租人違約之情形下,《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確定了“物債擇一、債不得償時再訴物”的原則,出租人訴訟請求不能既要求履行合同,又要求解除合同。

          在融資租賃業務中,出租人為了承租人使用動產(主要是機動車)方便,防止動產被他人善意取得,將該動產登記在承租人名下,再將該動產抵押給自己。在承租人違約的情形下,出租人往往既要求支付全部租金又要求對租賃物實現優先受償權。

          筆者認為,出租人不能同時主張上述兩項權利,法院應向出租人釋明。

          從立法目的看,租賃物抵押登記于出租人,是保護其動產所有權因缺乏有效公示手段而產生的,根本目的在于對抗善意第三人,保護租賃物的所有權,防止出現因承租人惡意轉賣或抵押后,善意受讓人或抵押權人對租賃物主張權利而架空出租人的情況。因此,這一制度設計的核心價值在于其公示效力,而非抵押權的優先受償性。

          其次,在抵押權與所有權競合的情況下,權利主體歸于出租人?;谒袡嗟慕^對性、排他性,通常情況下,也導致所有權對抵押權的吸收,出租人行使抵押權并無必要性。

          再次,根據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條規定:承租人應當按照約定支付租金。承租人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賃物,《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第21條也規定了:出租人既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又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人民法院應告知其依照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條的規定作出選擇。出租人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人民法院判決后承租人未予履行,出租人再行起訴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收回租賃物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故,上述法律規定了出租人可以選擇兩種途徑主張權利:一種是主張繼續履行合同,要求承租人履行合同義務;第二種是要求解除合同,返還租賃物,賠償損失。出租人的訴訟請求不能既基于履行合同而又基于解除合同,否則訴訟請求自相矛盾。

          而在租賃物抵押于出租人的情形下,如果允許出租人主張全部未付租金的同時行使對租賃物的抵押優先權,處置租賃物即抵押物,則前述只能擇一行使的法律設計,亦被實際架空。

          2、若法院判決支持出租人就租賃物享有優先受償權的主張,融資租賃合同可能陷入事實上的履行不能。

          在出租人主張融資租賃合同加速到期并要求承租人支付全部未付租金,違約金或損失的情況下,實質上為出租人主張融資租賃合同繼續履行。在此情形下,若法院判決支持出租人就租賃物享有優先受償權,那么,該判決結果可能導致出租人喪失對租賃物的占有,使用,融資租賃合同將無法繼續履行,也違背了融資租賃的合同目的。

          上述觀點已經在最高院的相關判例中得到體現,如:中國青旅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錦銀金融租賃有限責任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2019)最高法民終222號]的二審判決書中,最高院認定,根據案涉《融資租賃合同》的期滿選擇條款約定,承租人在清償合同項下所有應付租金后才可取得租賃物的所有權,在此之前租賃物的所有權仍歸出租人所有。在這種情況下,出租人對租賃物主張抵押權與案涉交易性質相矛盾,不應支持。

          結論:出租人主張繼續履行合同,要求承租人支付逾期租金。法院應當支持繼續履行。但是出租人同時主張就標的物行使抵押權以補償逾期未付租金的,法院應當考慮這是兩種相互矛盾的訴訟請求,應向出租人釋明。

          因為在當事人主張行使抵押權時,若法院支持該訴請,則抵押物將被拍賣或變賣,出租人就價款優先受償。融資租賃的標的物將不復存在,融資租賃無法繼續履行,最終導致類似合同解除的后果。

          因此,在融資租賃合同項目中,若發生承租人租金逾期的違約情形后,債權人必須進行利益衡量,是繼續履行合同,期待承租人能夠依判決支付租金,還是立即解除合同,及時止損,選擇最優的實現債權的訴訟方案。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博蓝共享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