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ztxzf"></big>

    <address id="ztxzf"></address>

    <address id="ztxzf"></address>

      <address id="ztxzf"></address>

        <address id="ztxzf"><thead id="ztxzf"></thead></address>
        <big id="ztxzf"><progress id="ztxzf"></progress></big>

          <big id="ztxzf"></big>
          <address id="ztxzf"></address><address id="ztxzf"></address>

          星律說 | 部分近親屬可否直接向社保機構領取工亡待遇?——社保機構支付工亡待遇無需以民事法律途徑作為前置處理程序

          作者:尹傳服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07-31

          工亡員工的近親屬向社保機構提交工亡待遇申請,社保機構以“須由全部權利人共同指定一個支付賬戶或者通過民事判決分割比例確定各自具體份額”這一理由拒絕受理且拒絕支付工亡待遇,時間長達近5年之久,誰之過?

          裁判要旨

          社保機構向工亡職工近親屬支付工亡待遇屬于行政法律關系范疇,近親屬間關于工亡待遇分配而產生的權利義務屬于民事法律范疇,二者分屬不同的法律領域。法律并沒有規定領取工亡待遇需以民事法律途徑作為前置處理程序。社保機構參考民事法律關于共有財產的分配原則及時支付工亡待遇屬于其履行法定職責的行為。當事人如對其他近親的領取數額有異議的,應循民事爭議途徑另行解決。

          案號

          (2019)粵0308行初1493號

          案情

          原告:王某,系死者廖某配偶

          原告:廖某某,系死者廖某兒子

          被告:深圳市社會保險基金管理局

          第三人:鄧某,系死者廖某母親

          第三人:廖XX,系死者廖某父親

          廖某生前為深圳XX集裝箱服務有限公司員工,該公司為廖某購買了工傷保險。2015年6月,廖某因工受傷經搶救無效死亡。2015年9月,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出具工傷認定書,認定廖某屬工傷。

          經兩次訴訟,被告于2019年2月出具了保險待遇核準決定書,兩原告于2019年3月向被告申請支付工傷保險待遇,但被告以“須由全部權利人共同指定一個支付帳戶或者通過民事判決分割比例確定各自具體份額”為理由拒不依法支付一次性工亡補助金和喪葬補助金。為維護合法權益,兩原告特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決:1.被告向兩原告支付一次性工亡補助金288440元(576880/4*2,);2.被告向兩原告支付喪葬補助金18162元(36324/4*2);3.被告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審判

          法院歸納本案的爭議焦點為:被告以“須由全部權利人共同指定一個支付賬戶或者通過民事判決分割比例確定各自具體份額”是否合法有據?

          法院認為:

          1.被告所述“須由全部權利人共同指定一個支付賬戶或者通過民事判決分割比例確定各自具體份額”并無明確的法律依據;

          2.《工傷保險條例》和《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僅規定了近親屬領取工亡待遇的種類和標準,但對于待遇在近親屬間的具體分配方式并未涉及;

          3.《工傷保險條例》和《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并未對工亡待遇的共有性質做出明確規定,但民事法律為共有關系的認定提供了指引。根據《民法通則》第5章和《民法總則》第78條、參照《物權法》第103條、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第90條的規定,工亡待遇應當根據等分原則處理;

          4.從社保機構履行法定義務的角度來看,行政機關不應當受制于當事人的障礙。社保機構向工亡職工近親屬支付工亡待遇屬于行政法律關系范疇,近親屬間關于工亡待遇分配而產生的權利義務屬于民事法律范疇,二者分屬不同的法律領域。法律并沒有規定領取工亡待遇需以民事法律途徑作為前置處理程序。社保機構參考民事法律關于共有財產的分配原則及時支付工亡待遇屬于其履行法定職責的行為。當事人如對其他近親的領取數額有異議的,應循民事爭議途徑另行解決。

          據此,法院支持了兩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該判決書于2020年4月初生效。深圳市社?;鸸芾砭忠呀浉鶕袥Q書支付了全部理賠款。這5年來,廖某近親屬之間的恩恩怨怨一筆勾銷,近親屬與社保機構之間的溝通和爭論到此為止,此案終于塵埃落定。

          律師案件評析

          1.本案原告幾經輾轉找到本律師,尋求法律幫助。本律師幾年來10余次往返于社保機構、法院之間,與社保結構和其他近親屬溝通協商,均無果,感觸頗深,希望找到癥結所在。

          2.閱遍《工傷保險條例》和《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的全部條款,均沒有發現社保機構所主張的觀點得以成立的法律依據。社保機構一方面擔心未經全體近親屬同意支付其中部分近親屬的工亡待遇而導致其他近親屬提出異議并被起訴,另一方面因久拖不決,又不得不面臨本案原告的起訴,因而陷入兩難的境地。

          3.本律師認為,因工亡而產生的社保理賠和因交通事故死亡產生的保險理賠相類似,死者近親屬有權主張索賠。工亡待遇和死亡賠償金雖不屬于死者的遺產,但可以參照法定繼承的規定進行分配,這與法院根據等分原則進行處分的結果是一致的。

          法院判決正確地區分了本案支付工亡待遇糾紛的行政法律關系和民事法律關系。工亡員工的近親屬向社保機構提交工亡待遇申請并請求分割支付工亡待遇款項,是近親屬依法享有的一種特殊的行政請求權。

          從近親屬的身份地位而言,近親屬作為行政法律關系項下的權利人具有類似民事法律關系項下債權人的地位。社保機構作為行政法律關系項下的義務人具有類似民事法律關系項下債務人的地位。從本案款項支付爭議的糾紛本質來看,參照民事法律規定,本案的近親屬具有類似民事法律關系項下不負有對待給付義務的純粹債權人地位,因此,在適用法律上應當側重保護具有類似債權人地位的近親屬,并遵循公平和效率原則。

          從公平角度而言,應側重保護純粹權利人即本案的部分近親屬,根據《民法通則》第5章和《民法總則》第78條的規定,在全體權利人(所有近親屬)對全部權利(類似共有債權)沒有特別約定的情況下,社保機構應當有義務按照等分原則向部分的權利人支付工亡待遇款項,即工亡待遇應當根據等分原則處理。當然如果部分的權利人隱瞞特別約定獲得不應有的工亡待遇數額,有異議的權利人可以另尋民事訴訟途徑解決。

          從效率的角度而言,法律沒有規定領取工亡待遇需以民事協議內容為前提或以民事判決作為前置處理程序,社保機構單方面以須由全部權利人共同指定一個支付賬戶或者通過民事判決分割比例確定各自具體份額作為支付抗辯的理由,既沒有行政法律依據,也不符合執法效率原則。因此法院在本案中支持原告的訴訟請求既合法有據,又體現裁判中的公平正義。

          4.承辦法官表示,在深圳,此類案件實屬罕見,為深圳第一例。本律師認為,社保機構今后可以參考本判決所確定的原則處理類似理賠案件,本判決為此類案件提供了裁判指引,彌補了相關法律法規的不足,法官的裁判理由充分,邏輯嚴謹,條理清晰,有理有據,具有開創意義。

          5.本案訴訟爭端根源于《工傷保險條例》和《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對此類問題缺乏明確的相關規定。故本律師建議立法機關應在《工傷保險條例》和《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中明確:

          (1)近親屬的范圍及受償的順序(可以參照民法典法定繼承章中的第1127條-1128條的規定);

          (2)各近親屬間應當根據等分原則領取工亡待遇,近親屬間另有約定的除外;

          (3)近親屬領取工亡待遇所需要提供的材料明名稱和格式;

          (4)近親屬申請工亡待遇的時限;

          (5)社保機構發放工亡待遇的時限。如此,有利于快速妥善解決此類矛盾,降低此類訴訟案件發生的可能性。

          面對不平,伸出援手,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是律師的天職。在履行職責的同時,深入分析矛盾產生的根源,對立法之不足提出可行性建議,讓逝者安息,令生者安心,使社會安寧。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博蓝共享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