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njdrr"></sub>

<form id="njdrr"><nobr id="njdrr"></nobr></form>
<form id="njdrr"><form id="njdrr"></form></form>

              星律說 | 對選擇性復裁制度的幾點疑慮與思考

              作者:陳泳賢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07-03
              2019年2月21日,深圳國際仲裁院(以下簡稱“深國仲”)實施最新一版的仲裁規則,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便是首次創新制定選擇性復裁制度,并同步推出《深圳國際仲裁院選擇性復裁程序指引》(以下簡稱《選擇性復裁程序指引》),換言之,深國仲規則體系下的仲裁裁決在符合有關規定的前提下將不再“一裁終局”,當事人可根據約定獲得一次可能“翻盤”的機會。
               
              根據深國仲仲裁規則第六十八條規定,(一)在仲裁地法律不禁止的前提下,當事人約定任何一方就仲裁庭依照本規則第八章作出的裁決可以向仲裁院提請復裁的,從其約定。適用本規則快速程序的案件,不適用本條規定的選擇性復裁程序。(二)選擇性復裁程序按照《深圳國際仲裁院選擇性復裁程序指引》的規定進行。而根據《選擇性復裁程序指引》第二條規定,在仲裁地法律不禁止的前提下,當事人約定就仲裁庭依照《仲裁規則》第八章作出的裁決(下稱“原裁決”)按照《仲裁規則》第六十八條向仲裁院申請復裁的,適用本《指引》。同時指引當中還給出了示范仲裁條例,指引當事人如希望適用復裁程序的,可在合同中約定:凡因本合同引起的或與本合同有關的任何爭議,均應提交深圳國際仲裁院仲裁。任何一方有權就仲裁庭作出的裁決向該院提請復裁并由復裁庭作出終局裁決。仲裁地為_______(請填寫不禁止復裁的國家或法域)。
               
              截至目前,全球較受歡迎的仲裁地如新加坡、英國、美國、中國香港等確實對復裁持認可的態度,深國仲創新的選擇性復裁制度,是為了與國際接軌,適當參考一些國家商事仲裁領域當中“仲裁復裁制度”而制定。鑒于我國仲裁法明確規定了“一裁終局”的原則,復裁制度在目前立法背景下無法在國內適用,深國仲的選擇性復裁制度,只能適用于有涉外要素的案件。因此,當事人可以選擇適用法律及仲裁地的情況下,復裁程序必須是適用于涉外仲裁案件。
               
              不可否認,選擇性復裁制度是國內仲裁領域的一大創新,其最為突出的優勢在于對一裁終局可能存在的失誤起到補救作用,但筆者認為,在立法層面與司法實踐層面是否能順利銜接和施行卻仍存在以下幾點疑慮:
               
               
              一、復裁程序與仲裁的效率原則有所沖突
               
               
              在我國商事糾紛領域,仲裁一開始備受歡迎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相比冗長的訴訟程序,其能夠在短期內高效率地解決并終結糾紛,避免了訴訟程序的上訴機制帶來的不確定性及對效率的減損,即便是要付出較高的仲裁成本。但在實踐中,我們發現其實仲裁的高效優勢并非十分突出,有些較為復雜的案件,由于證據的紛繁復雜,拖上個一兩年都有可能(當然這也跟目前仲裁沒有嚴格的審限控制以及仲裁各方“軟性對立”使得程序上有一定可協商性相關)。那么,在現今仲裁的效率優勢已經無法得到充分保障的情況下,選擇復裁程序,可能給當事人解決糾紛既增加了金錢成本,又增加了時間成本,使得仲裁的效率原則優勢不再,而費用較高的劣勢卻更突顯,從而很難為當事人所接受。
               
               
              二、復裁制度下的重新仲裁程序存在留白地帶
               
               
              根據深國仲仲裁規則第五十五條重新仲裁的規定,有管轄權的法院按照法律規定就瑕疵裁決通知重新仲裁的,案件由原仲裁庭審理。這里的“原仲裁庭”,在復裁案件中,指的是哪個階段的仲裁庭呢?根據《選擇性復裁程序指引》規定,復裁組成的是復裁庭,復裁庭全部成員都是在原仲裁庭以外的成員產生。那么,深國仲仲裁規則中的“原仲裁庭”指的究竟是字面意義上的原仲裁庭,還是作出被法院認定為瑕疵裁決的復裁庭?如果按字面意思交由原仲裁庭重新仲裁,那么當事人之間的復裁協議是否會繼續有效,當事人是否就原仲裁庭重新仲裁后作出的裁決,繼續有申請“二裁”的機會?
               
               
              三、我國法律對“仲裁地”標準定義不明,導致復裁裁決的國籍及可執行性存在不確定性
               
               
              仲裁裁決的國籍(系本國裁決還是外國裁決)決定裁決的執行適用的法律與程序。國際條約和國際仲裁實踐中主要依“仲裁地”作為認定仲裁裁決國籍的標準,中國國內法上對仲裁裁決國籍的認定標準不明確,且立法上突出強調“仲裁機構”[1],實務中也容易將仲裁機構所在地等同于仲裁地。請注意,盡管“仲裁地”定義沒在立法上明確,但《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以下簡稱《法律適用法》)中同時采用了仲裁機構所在地和仲裁地兩個概念,說明仲裁機構所在地并不等于仲裁地。
               
              深國仲適用復裁制度的前提之一是明確約定了不禁止復裁的仲裁地,其目的當然是確保復裁所依據的仲裁協議的有效性,但同時也可能會導致仲裁裁決國籍的爭議問題。
               
              盡管立法上并未明確認定“仲裁地”的標準乃至如何確定仲裁裁決國籍,但中國內地在司法實踐上似乎有逐漸向國際看齊的傾向——以仲裁地確認裁決的國籍,如2016年南京中級人民法院執行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在香港作出的仲裁裁決,其以仲裁地為香港認定該仲裁裁決屬于香港裁決,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安排》認可與執行該裁決。
               
              但司法實踐的傾向具有不確定性,我國目前仲裁制度不明確以“仲裁地”標準認定仲裁裁決的國籍,凡是我國仲裁機構作出的仲裁裁決直接被認定為本國仲裁裁決,以是否具備《法律適用法》及其司法解釋規定的涉外要素確定是涉外仲裁裁決還是非涉外仲裁裁決。由于復裁下的仲裁裁決是由我國仲裁機構作出,而且具備涉外因素,因此它是一個中國的涉外仲裁裁決,那么我國法院在執行該裁決時必然是根據國內的民事訴訟法、仲裁法及相關司法解釋進行審查。在我國目前法律規定仲裁仍為“一裁終局”的原則下,復裁下的裁決是否能被認定為合法有效而得到順利執行?是否可能被裁定違背社會公共利益而不予執行?這樣的風險皆有可能存在。
               
              筆者認為,以上三方面的因素可能會制約和阻礙復裁制度的實際施行,而就仲裁裁決公正性的保障功能而言,仲裁復裁制度卻并非唯一優選方案。不論是仲裁還是訴訟,糾紛裁判結果的公正性主要取決于證據的充分開示和正確采信。在目前立法背景下,與其給予仲裁案件“上訴”機會,去保障最終裁決的公正性,不如改進完善仲裁的證據制度,可能更有積極意義。比如,我國的商事仲裁在舉證上基本是采用訴訟證據制度,拒絕披露對自己不利的證據亦毋需承擔任何不利后果。但國際商事仲裁有一套獨特的文件披露制度,對與案件結果具有關聯性和重要性的文件,當事人都應該披露,當事人沒有合理理由不披露的,仲裁庭一旦發現其故意隱瞞或損毀對其不利的證據,仲裁庭有權作出不利推定,最終可能導致不充分披露的一方滿盤皆輸。因為,在全面披露文件的情況下,仲裁庭方能夠充分、客觀地分析事實得出結論,裁決錯誤的可能性也會大大降低,在高效解決糾紛的同時亦能確保糾紛解決的實體正義。
               
              [1] 《高曉力:談中國法院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的積極實踐》,http://cicc.court.gov.cn/html/1/218/62/164/628.html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汽车内饰改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