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ztxzf"></big>

    <address id="ztxzf"></address>

    <address id="ztxzf"></address>

      <address id="ztxzf"></address>

        <address id="ztxzf"><thead id="ztxzf"></thead></address>
        <big id="ztxzf"><progress id="ztxzf"></progress></big>

          <big id="ztxzf"></big>
          <address id="ztxzf"></address><address id="ztxzf"></address>

          星律說 | 當事人能否向法院提起確認股東會決議有效之訴?

          作者:陳泳賢 來源:星辰律師 時間:2020-06-30
          近日偶然接到朋友的咨詢,問到“公司股東根據公司章程召開了股東會并作出股東會決議,但未出席的股東不認同該決議,也不配合公司辦理相關的工商變更手續,在這種情況下,出席會議的股東能否向法院請求確認該決議有效?”當時回復這個問題比較直截了當,因為,根據《公司法》第二十二條1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四)》(以下簡稱《公司法司法解釋四》)第一條2的表述可知,公司股東、董事、監事等提起公司決議效力確認之訴的,只能是請求確認決議無效或決議不成立。所以回復是:請求確認股東會決議有效于法無據。
           
          但轉念一想,既然有當事人咨詢,想必實踐中應該也有類似的問題。那么,司法實踐中的裁判者對此問題是否都跟筆者有著相同的理解,對確認股東會決議有效的訴訟,會裁定不予受理或是駁回訴訟請求呢?
           
          筆者通過檢索案例發現,結論并不必然。
           
          江西省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26日作出的(2019)贛09民終1115號判決就直接否定了上述結論。本案中,厚德鑫公司有兩個顯名股東,分別為伍某(持股比例49.5%),楊某(持股比例50.5%)。登記于伍某名下的股權有32.1%是代毛某、付某、余某持有的,即毛某、付某、余某系公司的隱名股東。本案中請求確認效力的股東會決議,是楊某、毛某、付某、余某四人認為伍某在經營過程中損害公司利益,便根據有關規定召開股東會議并作出的要求將隱名股東進行顯名,并更換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決議。因伍某不配合辦理工商變更登記,厚德鑫公司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該股東會決議合法有效。
           
          本案一審法院以股東會內容合法、召開程序合法為由,判決確認會議決議有效。
           
          二審法院維持一審法院的判決。
           
          但本案最耐人尋味的并不是確認決議有效的結果,而是原告竟然是厚德鑫公司。被告在訴訟中對原告主體資格提出異議,一審法院認為“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如股東認為公司股東會決議不成立、無效或者撤銷決議的案件,應當列公司為被告,對決議涉及的其他利害關系人,可以依法列為第三人,但現行法律法規未規定股東起訴要求確認公司股東會決議有效時,應如何列明當事人的地位。現楊某、毛某、徐某經審查查明共擁有公司82.6%的控股權,即擁有厚德鑫公司絕對控制權,三人現已全面接管厚德鑫公司運營,厚德鑫公司民事訴狀上加蓋的公章也為厚德鑫公司真實印章,可以認定提起本案訴訟系厚德鑫公司真實意思表示,不能以伍某仍為法定代表人,沒有授權本起訴訟為由否定厚德鑫公司起訴的主體資格,故該院對伍某提出本案涉嫌虛假訴訟,提起本案訴訟非厚德鑫公司真實意思表示的辯稱意見不予支持。本案爭議的實質問題為股東會議決議是否合法有效的問題,而無論是楊某以個人名義或以厚德鑫公司名義起訴伍某要求確認決議有效,還是伍某以個人名義起訴楊某要求確認決議無效,參與訴訟的當事人均應為楊某、伍某、厚德鑫公司、毛某、付某、徐某。如伍某提出楊某等以厚德鑫公司名義起訴主體不適格,楊某為此以其個人名義重新起訴要求確認股東會決議有效,參與訴訟的當事人仍為楊某、伍某、厚德鑫公司、毛某、付某、徐某,然后新案中各方當事人再重復一遍與本案相同內容的陳述、舉證、質證、辯論,這只會浪費各方當事人的時間和司法資源,故該院認定本案各方訴訟當事人具備相應的主體資格。”
           
          筆者梳理一下一審法院認定原告具備訴訟資格的邏輯是:1、現行法律法規未規定股東起訴要求確認公司股東會決議有效時,應如何列明當事人的地位;2、證據已經證明提起本案訴訟是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3、無論如何提起訴訟,此類糾紛涉及的當事人均相同。所以,以何者名義提起訴訟,結果都是一樣的。因此各方當事人具備相應主體資格。
           
          筆者看不出上述推理的邏輯何在,首先,本案中認定公司作為股東會決議效力確認之訴的主體于法無據,說理不清。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四》第三條規定,請求確認決議不成立、無效的案件,應當列公司為被告。對決議涉及的其他利害關系人,可以依法列為第三人。而本案中公司作為決議效力確認之訴的原告,法律依據何在?
           
          其次,就當事人能否提起確認公司決議有效之訴的問題,本案法院在法律無明確規定的情況下,并未對受理本案的合法性進行說理。
           
          在《公司法司法解釋四》征求意見稿中關于確認決議有效的規定,在正式稿又被刪去,主要是因為公司決議一旦成立,在無任何阻卻事由時應當推定有效,若公司股東等主體質疑該決議效力的,可以依法請求確認無效或申請撤銷。換言之,在沒有人質疑決議效力時,就不具備訴之利益及訴因。如果可以訴請確認決議有效,公司股東等主體為確保決議的執行力均可申請法院確認,則法院就會有為決議進行“背書”之嫌疑,司法權將過度干預公司治理。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郭某、廣州琳峰泉礦泉飲料有限公司公司決議糾紛案【(2017)粵01民終22231號】中就是根據上述理論糾正了一審法院的判決。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關于琳峰泉公司是否有權提起確認股東會決議有效之訴。……原被告對于公司決議的有效性不存在爭議時,原告也就無須要求法院對于該決議的有效性進行確認,其提起確認之訴也因缺乏訴的利益而不適法,應予駁回。從確認之訴的利益來說,琳峰泉公司請求確認的事項屬于一個常態,在股東未起訴無效、撤銷或不成立的情況下,應視為當事人對案涉股東會決議的效力在法律上沒有爭議,因此該訴缺乏要求法院裁判的必要性和實效性,不具有訴的利益。其次,《公司法》第二十二條和《公司法解釋(四)》第一條只規定了股東有權提起決議無效、可撤銷或不成立之訴。據此可知,法律關于公司決議效力的規定旨在賦予受瑕疵決議損害的股東自我救濟的權利,即在決議存在瑕疵時需對其作出否定性評價,以保護公司股東合法利益。”
           
          綜上,筆者認為公司決議效力確認之訴的規定,是賦予公司股東等主體在公司決議效力有瑕疵、權益受到損害時的一種救濟權利。因此,法院不宜利用司法權直接干預公司治理。如此看來,(2019)贛09民終1115號案終審判決是否能終結糾紛,還未可定論。
           
          回到開篇的問題,未出席的股東不配合公司辦理相關的工商變更手續,導致無法完成工商變更手續,比如公司變更法定代表人時,盡管公司股東按照法律、章程約定召開股東會并作出了合法有效的決議,但作為原法定代表人的股東拒不交還公章和營業執照,也不配合辦理變更手續,加上部分工商部門工作人員可能機械化操作而拒絕受理,此時公司及其他股東該如何應對?
           
          按照前述分析,當事人向法院提請確認決議有效之路徑應該是行不通的。但可以考慮從以下幾個方面采取措施實現股東會決議目的:
           
          1、就工商變更登記事宜,可提起請求變更公司登記之訴。此類訴訟會對股東會決議效力進行認定及評價,進而通過司法強制執行程序實現變更登記。
           
          2、如果涉及到公章、執照返還問題的,可提起公司證照返還訴訟,及時取回相關證照。
           
          3、從行政救濟層面,建議當事人要求有關登記部門出具不予受理等法律文書,其后通過行政復議或提起行政訴訟,要求工商部門按照合法有效的股東會決議內容辦理相關變更登記事項。
           
          注解
           
          1、《公司法》第二十二條 公司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的決議內容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無效。 
          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的會議召集程序、表決方式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或者決議內容違反公司章程的,股東可以自決議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內,請求人民法院撤銷。 
          股東依照前款規定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可以應公司的請求,要求股東提供相應擔保。公司根據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已辦理變更登記的,人民法院宣告該決議無效或者撤銷該決議后,公司應當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撤銷變更登記。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四)》第一條 公司股東、董事、監事等請求確認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無效或者不成立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
          分享到: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博蓝共享最新消息